圣墟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日月风华 > 第五一九章 改稻为桑

第五一九章 改稻为桑(1 / 1)

时当四月,京畿一带的天气已经变暖,虽然已经入黑,但御书房内依旧是温暖一片。

秦逍高呼万岁,圣人似乎当做没听见,拿起朱批,在奏章上圈圈点点,长孙媚儿已经站在御书桌边,灯火照在她娇艳的脸庞上,白里透红,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。

她很熟练地为圣人磨墨,动作优雅,圣人片刻间已经批阅了数道奏章,始终没有理会跪在下面的秦逍。

“媚儿,这道奏折你看看。”圣人拿着一道奏折看了许久,终于递给长孙媚儿。

长孙媚儿小心翼翼接过,仔细看了看,很快蹙起柳眉道:“扬州刺史要在临江和会稽试行改稻为桑?”

“折子上说,改稻为桑,养丝织绸,如此一来,扬州每年的赋税可以增加三成。”圣人神色平静:“他准备先在临江和会稽两郡率先实行,如果效果好,再全面推行,否则只是两郡之地,也不会伤了扬州的元气。”

“改稻为桑,如果真的可以增加蚕丝产量,织成丝绸,那自然是好事。”长孙媚儿声音柔和:“只是媚儿还记得,之前有折子上来,那边发过大水,特别是临江郡,许多百姓都遭了水灾,当时许多百姓连活命的口粮都没有,还是朝廷紧急调运粮食过去。”

圣人微微颔首:“朕记得,临江六县之地,有五县被淹,会稽九县,也有半数遭灾。正因如此,扬州那边才担心今年的赋税会有问题,所以若能够改稻为桑,一旦织成丝绸,那么丝绸的价格远高过稻米,到时候的收益,可以弥补水灾导致的损失。”

“折子上倒是说的明白,南洋那边对我大唐的丝绸爱慕不已,而且丝绸在南洋那边可以卖出极高的价钱。”长孙媚儿缓缓道:“南洋的商人愿意收购扬州的丝绸,一匹丝绸在咱们大唐的本钱不到二两银子,但是卖给南洋商人可以得到八九两。如今扬州每年能够产出二十万匹,若是将两郡改稻为桑,都种上桑田,扬州每年至少可以多出二十万匹,也就是将近二百万两银子。”

圣人颔首笑道:“如此一来,不但两郡百姓会得到好处,连朝廷也能得到好处。”

“如果都能得到好处,为什么扬州以前没有这样做,要等到水灾过后?”秦逍听得圣人和长孙媚儿议事,本来并不敢啃声,可是发现这事儿中间的蹊跷,不由脱口而出。

这话一出口,便知道事情不妙。

长孙媚儿赫然看向秦逍,花容微微变色,圣人亦是凤目一寒,目光如同两支利箭射向秦逍。

“小臣.....该死!”秦逍面对其他人从来不怵,但此时面前的是大唐天子,心里还真是有些发虚。

“圣人.....!”长孙媚儿看向圣人,眉宇之间略显一丝惶恐。

圣人盯着秦逍,并没有雷霆之怒,沉默了片

刻,终于道:“秦逍,你想说什么?”

“臣不敢.....!”秦逍心想谁要是再想说话谁是小狗。

“朕让你说,你就必须说。”圣人冷冷道。

秦逍无奈道:“臣.....臣只是奇怪,南洋和我大唐贸易丝绸并非三年五载,很早之前,西域和南洋的商人对我们大唐的丝绸都是奉若珍宝,一直与我大唐贸易。扬州既然可以增加丝绸的产量,而且价钱远比粮食要高得多,那么为何扬州百姓和官府一直都没有改稻为桑?”顿了顿,微抬头,见圣人和长孙舍官都看着自己,低下了头。

“年纪轻轻,你又懂什么?”圣人宛若训斥后辈一般:“民以食为天,民间百姓家,有句话叫做家有余粮心中不慌,种田可以收货粮食,改稻为桑,只能得到丝绸,丝绸虽然昂贵,却不能吃,寻常百姓自然还是以粮为根,不会轻易改稻为桑,官府自然也不能强行推行。如今两郡大片田地被淹,粮食没了,这时候地方官府劝说百姓改稻为桑,才是好时机。”

“百姓没有粮食,哪来的余钱购买桑苗?”秦逍抬头道:“即使官府免费发放桑苗,桑苗至少也要两三年才能生成,再养蚕生丝,时间只会更长,这中间的口粮从何而来?”

秦逍虽然没有种桑养蚕,但这其中的门道,自然也是听人提及过,并不陌生。

“朕可以免了他们这两年的赋税,而且可以让官府借粮让他们维持。”圣人似乎认真起来:“等到有了收成,再折价偿还粮食。扬州背靠江淮一带,江淮是粮仓之地,自然不会饿死了他们。”

秦逍道:“圣人的对策,自然是英明至极,可是......地方官府真的能够按照圣人的旨意去办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如果官府免费发放桑苗,在百姓收获生丝前一直借粮,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。”秦逍道:“臣只是担心,改稻为桑的旨意一旦颁下去,老百姓无法种粮食,官府又不能及时提供借粮,到了那时候,百姓就只能卖田渡过难关,他们在走投无路之下卖田,田地的价格就由不得他们说了算,别有居心之辈便可以趁机压低田价,以远低于市价的价钱大量收购田产,到了那个时候,大批百姓手里的田地流失,就成了无田耕种的流民.....!”

圣人脸色冷厉起来:“他们有那样的胆量?”

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。”秦逍低头道:“借粮的权力一旦落在贪官污吏的手中,她们就卡住了百姓的脖子,是将粮食以高价借给百姓,还是故意找各种理由不接粮食逼迫百姓卖田,这就由他们说了算,百姓只能沦为待宰羔羊。”

圣人沉默着,片刻之后,才瞥了长孙媚儿一眼,问道:“媚儿,你怎么想?”

“圣人,如果地方上都是清官廉吏,改稻为桑自然可以实行

。”长孙媚儿很小心道:“但秦大人所言不无道理。如果现在及时种粮,朝廷再调拨粮食应对眼下的粮荒,到了年底,就可以有收成,一年就可以保证百姓有粮可收,不会被饿死。百姓只要吃上饭,就会守着土地安分守己。”斜睨了秦逍一眼,继续道:“但是如果情况真如秦大人所言,一旦到时候没有充足的粮食能够保证两郡百姓度过这几年,甚至有人趁机低价购买百姓田地,那么失去田地的百姓就会成为流民,心中对官府生出不满,继而会怨责朝廷,如此一来,难免会被别有居心之辈利用,流民成反民。”

圣人若有所思,许久之后才道:“秦逍,照你这样说,改稻为桑是弄不成了?”

“可以弄。”秦逍道:“但不是现在。如果朝廷能够免去两郡百姓三年赋税,这三年让他们将余粮储存起来,那么三年之后,再施行改稻为桑,而且向百姓承诺官府会以远高出粮食的价钱从他们手里购买生丝,如此一来,百姓家中有余粮,又能够增加收成,自然愿意遵照朝廷的方略去改稻为桑。这其中要紧的,除了要免去他们三年赋税,官府不得以任何名义向他们征收任何赋税,而且江淮一带还要保证能够有粮食进入扬州,否则他们就算手上有银子,却无粮可购,后果同样会很严重。”

圣人轻哼一声,道:“你说的头头是道,真要按照你说的那样做,也未必不会出现麻烦。”拿过扬州刺史的那道奏章,批阅之后,才道:“改稻为桑之事从长计议,暂时不可施行。另外让中书省派人前往扬州,查一查那些官员急于在今年改稻为桑是存了什么心思。还有,派人清点扬州官仓的粮食,保障受灾百姓在今年粮食收获之前不能有人被饿死。”

长孙媚儿恭敬道:“圣上英明!”

秦逍听圣人竟然真的否了扬州刺史的折子,有些意外,心想至少在这件事情上,圣人还算纳谏,并不糊涂,不由跟在长孙媚儿后面高声道:“圣人英明!”

圣人却从桌上拿起一道奏折,直直丢到秦逍面前的地上,随即又连续打开奏折,每道奏折看了一两眼,就甩到秦逍身前,片刻之间,竟然有十余道奏折丢在了秦逍面前,秦逍一阵错愕,心想我高喊圣人英明难道也错了,圣人为何忽然发怒?

“自己看看折子上都写着什么。”圣人冷冷道:“这都是朝中四品以上的官员今日递上来的折子,看看你自己干的好事,朝中重臣一个个都在参你,一个五品的光禄寺丞,没有经过法司衙门,你说杀了就杀了。大理寺前,逞匹夫之勇,杀死七名国公府的侍卫,事后竟然还坐在大理寺门前饮酒?是不是很威风?你当自己是快意恩仇的江湖豪侠,还是草菅人命的强盗草寇?”

秦逍连看了几道折子,确实都是参劾自己的奏章,刑部尚书卢俊忠的折子不出意外也在其中,参劾秦逍无法无天滥杀无辜,而且请求圣人将此案交由刑部彻查。

最新小说: 无尽维度的乐园 我真是剑天尊 大佬在地窟 旧神猎场 灵芦 我们医修超勇的 制霸斗罗之召唤师 随身带个漂流瓶 兰斯风云进化录 枭妃倾天:妖帝,已就擒!